以糸萝

夜与星星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咏
          自从相遇到和波纹一起行动,貌似已经有一个月了。虽然,波纹还是没有承认和自己是同伴关系,可最高速总是觉得波纹同自己说话的频率在明显升高,虽然很大成分是在忍无可忍8地吐槽自己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还有就是波纹被自己评价成傲娇的时候,反应很可爱。
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这样叫她,大概是因为——
         "哈?难道不好吃吗?"
         "太甜了啦。"
         "煮南瓜当然要甜一点才好吃嘛。"
         "随便你。"波纹轻轻歪了歪头,"不过,不用再给我带便当了。"虽然最高速的厨艺的确不错,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波纹就很不喜欢被人家帮助,大概会有种欠了人情的负担感吧。
        "可你明明很喜欢吃的样子啊。"最高速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,"别傲娇了,波纹。"
         咦,怎么会突然想到用这个词,不过意外的很般配嘛。
         而波纹则一副惊讶的样子,又很快别过了头 闷闷地切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 对,就是这样才够傲娇的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 反正,从那以后,最高速就傲娇这个词不离口了。甚至再向白雪和圣少女介绍的时候,一脸调笑地指着波纹道,"别介意啊,这家伙是个傲娇。"
          记得还有一段时间,最高速干脆就用"傲娇"、"死傲娇"这两个词来称呼波纹。就连被拒绝的时候,也会一副理解的样子,"嘛,我懂的,其实波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吧,死傲娇都这样。"
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 直到有一天,一把凉飕飕的手里剑架在了最高速的脖子上。
        自那以后,最高速再也没用过"傲娇"这个词。

        夜深了,长长的街道,显得空旷又宁静。
        最高速与波纹坐在长椅上,吃着便当。
        盛夏的夜晚,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又温暖的气息,向来吵闹的最高速今天似乎格外地安静。只是抱着便当盒,低着头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沉默了一会后,波纹摇了摇头,想要清醒一点,空气又闷又热,还有烦人的蝉叫声不停地响着。
       波纹突然觉得自己好累好困,好想美美地睡上一觉啊。
        恍恍惚惚中,波纹终于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 正在发呆的最高速着实吓了一跳,原本安安静静坐着的波纹突然躺在了自己的大腿上。
        不是幻觉吧。
        再仔细一看,原来是睡着了吗?
       最高速突然觉得很开心,能够在自己跟前睡着,睡着后又毫无防备地躺在自己大腿上,说明潜意识里,还是把自己当作是朋友的吧。
       这样想着,最高速把自己那写有"不容分说"四个字的披风盖在了波纹身上。又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发丝。
        怎么能这样像呢,一样的语气 一样的性格,甚至连害羞的方式都一模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像极了她,三年前,自己最好的朋友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她们都总是喜欢露出一副冷漠的样子,只有睡着的时候才会柔和一点。
        最高速低下头,看着波纹的睡颜。
        一双大眼睛紧紧的闭着,白皙的脸上,眉头微蹙,仿佛是做了恶梦一般,睫毛在不停地抖动着,额头上渗出细小的汗珠。
         睡不安稳吗?
         相比之下,那个曾经也会躺在自己腿上睡觉的少女,睡得可就安稳多了。长长的睫毛倒挂在略有些婴儿肥的脸上,呆呆的,很可爱。似乎并没有做什么美梦,可就是给人一种舒心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对不起啊,华乃,抛下你一个人离开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星轨
         自那天以后,燕每天都会光顾华乃工作的酒吧,总是晚上来,等到人都走光了,华乃也要下班的时候才走。
        "呐,叫我燕就可以了。你叫什么名字?"
        "细波华乃。"
        "那,我叫你华乃可以吗?"
        华乃擦了擦汗,"随便。"
   
        人不多的时候,燕就会凑到华乃身边,有一搭没一搭地同她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华乃对此的感觉是,很烦。甚至会问燕,"所以说,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?"
        "嗯,我只是觉得很奇怪而已。"对方大大咧咧地笑着。
        "奇怪什么?"
       "说起来,华乃,你这种浑身是刺的感觉,和我很像呢。"
       自那以后,华乃似乎默许了燕的陪伴。燕也经常帮她干一些活。所以,在晚上,燕又一次提出送她回家的时候,华乃并没有拒绝。
       华乃才终于真正见识到了飙车族的狂悍,耳边尽是呼啸的风声,华乃紧紧抱住了燕,紧闭着双眼,只知道很快很快。有一瞬间,华乃觉得,这样的速度很适合自己呢。
        就像要死掉一样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燕经常带着华乃一起飙车,渐渐的,华乃知道了,她是这个城市飙车族的大姐。华乃也知道,对方是个不良少女。
       不过,这样似乎也不错呢,总比那些白痴强得多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,燕带着她那群朋友来看她,华乃表示你那群朋友太二,自己不喜欢。出乎意料的是,燕似乎很认同自己的观点,并且再也没有把那群朋友带来过。
        在华乃的印象中,不良少女大概应该是浓妆艳抹,衣着暴露,不知廉耻,会抽烟喝酒的一副蠢样。不过,燕除了披着一个写有"不容分说"四个大字的披风以外,还并不是显得太蠢。身上从不带酒味,华乃也没见过她抽烟的样子,与之相反,少女身上有着淡淡的清香。
        很好闻的说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燕这几天没来酒吧。
         隐隐的,华乃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         酒吧里灯光闪烁,音乐乱哄哄地灌入耳中,脑海里暂时容不下其他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  "喂,那边那个妹子,你是燕的朋友吧。"一个男人一脸讥笑地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"不是。"华乃觉得朋友这个词太肉麻。
        "不是吗?"男人饶有兴致地重复着华乃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真烦人。
        "喂,说你呢,来陪我喝一杯。燕的朋友。"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人太多,而且和学校里的那群笨蛋不同,这是一群持有武器的笨蛋。
         "等等,我去取酒来。"华乃决定溜走。
        "你想走就能走吗?给燕打个电话。否则你今天就别想走了。"
         原来是燕惹的麻烦。
        "我没她的电话号。"华乃瞪视着对方。
        "那你就别想走了。"几个人围过来,把华乃按在桌上,作势要给她灌酒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头发被人粗暴地扯住,华乃被迫抬起了头。
        刺鼻的酒精味灌入鼻腔,脑袋嗡嗡鸣响,有人在狠狠地捏着自己的脸颊,想要让自己张开嘴。另一个人却等得不耐烦,直接将一整瓶酒泼在自己脸上。
        "唔,唔啊。"
        华乃真的不敢相信那声呻吟是自己发出的。
        围着她的人群爆发了刺耳的笑声,华乃双手抱头蹲在地上,呼吸着还算清新的空气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泪水混着酒从通红的脸颊滑落。
        那些混蛋笑得更起劲了,就连周围不相干的人也在用高高在上的态度对华乃指指点点。
        鄙夷的目光,嘲讽的目光,同情的目光,怀疑的目光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 "拜托了,别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啊。"
        "拜托了,别说出那种奇怪的话啊。"
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不相信呢?我不是妈妈那样的女人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"喂,你看那小姑娘,年纪轻轻就出来混。"
         "不是的!"
         "呵,真不要脸。"
         "别说了!"
         "平时还一副高贵冷艳的样子呢,真好笑。"
         "闭嘴啊!"
          咦,奇怪,自己怎么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个领头的男人挥挥手,示意大家别再笑了,又走到华乃跟前,蹲在她身边,"小姑娘别害怕啊,我们不过是想找燕聊聊天,再喝上几杯而已。"男人又试探性的问道,"你真的不知道燕在哪里吗?"
        当自己是白痴啊,这谎话真明显。
        "你跟燕什么关系?"
        男人突然邪魅地笑了,"什么关系啊,是很好的朋友啊。"故意拖起暧昧的长声,虚假的语气令人作呕。
         华乃当即懂了男人的意思,厌恶地看着对方同时,也气急败坏地在脑海中拼命搜索着能激怒对方的话语。
         华乃嘴角勾起一抹嘲讽,"凭你也配?"
         "啪。"
        一个耳光重重地甩在了华乃的脸上,火辣辣的疼。不过华乃心里还是很高兴的,毕竟,这说明对方真的被自己气到了。这样想着,华乃脸上竟露出一抹笑意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个男人咬牙切齿的说道,"既然燕不在的话,你就陪我们喝吧,你能卖出去多少酒,就要看你的酒量了。"
        "由不得你说不。"

        吱呀的一声,门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燕走了进来,她的头发凌乱的披在肩上,目光涣散。她甚至没看华乃一眼,只是径直走向那个男人,"放开她。"
       "我要是说不呢?"
       "和她没关系啊。"
       "我知道。"
       那,为什么?
       为什么连华乃也要伤害?
       "我陪你们喝,所以,请放开她。"燕的声音有些嘶哑。
        "你就这么在乎这个小姑娘吗?"
        燕没说话,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到了一杯酒。
        "你疯了吗?真的要喝啊。"华乃语气中,是掩饰不住的焦急。
         燕却没有回答,甚至在刻意避开华乃的目光,就好像,就好像害怕和她对视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男人也放开华乃,举起酒杯,"大家放开喝,今天晚上,我们不醉不归。"
        说着,和燕碰了一下杯,燕看着对方一饮而尽之后,才轻轻一扬手,将酒倒进口中。
        越来越多的人在给燕敬酒,嘴里说着虚伪的奉承话,燕也不去理会 ,只是一个接一个的碰杯,然后一饮而尽。
       不得不承认,她的酒量是不错。可这样喝下去会死人的吧。华乃有些害怕。
        少女的脸色愈发绯红,少女的眼神愈发空洞,却还在一杯一杯地,机械性地灌酒。不论周边的人怎么嘲讽,甚至有人将酒倒在她脑袋上。早已没了往日的神气,此刻的燕就像是借助酒精才能生存下去的木偶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燕,好陌生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,是不行的啊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华乃觉得自己再也忍受不了了,她冲上前去,粗暴地打掉燕手里的酒杯,架起她就要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 "呵,你想走就能走吗?"
         "你不是喜欢她的吗?为什么要伤害自己喜欢的人?"
          男人沉默了,半晌他挥了挥手,"你带她走吧。"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悲伤。
         "多谢了。"

        此刻,华乃正在试图唤醒趴在自己后背上的人,"燕,你住哪啊?"
        "我住在星星上。"少女迷迷糊糊却又异常认真地回答道。
        华乃一噎,"那,你家在哪?"
        家在哪吗?
        这种问题。你要我怎么回答啊。
        少女抱紧了华乃,声音中,是掩饰不住的疲惫,"我没有家。"
        "是真的,我真的没有家啊。"少女的声音中带了一抹哭腔。
        嗯,我相信。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燕不会骗我。

        华乃有些沉默,她抬起头,望向夜空,遥远又耀眼的星在银河中沉浮,落寞孤寂,"呐,住在星星上似乎也不错呢。"
       如果可以的话。。。
       华乃有些犯傻地想着,竟笑出声来。
       真是笨蛋啊。
        轻轻背起了燕,华乃向自己居住的旅馆走去。
       

夜与星星1(甜文,按时更。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雨
           夜走在天边,星星深一脚浅一脚。黛色的天幕上,闪着些许微光,星星点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是仰望着那片静谧的色彩,内心的喧嚣便沉寂了,似要融入那无尽的深夜一般。夜空真美啊,虽然很遥远。这样想着的最高速努力睁大双眼,又伸出一只小手,五指张开,伸向天空,却什么也没有抓到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乎,最高速意识到自己刚刚在发呆,同时也意识到,自己现在的动作一定可笑极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她慌忙地把手伸回来,动作笨拙又可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本安安静静地坐在最高速身后的波纹,察觉到迅燕抖了一下,便轻声问道,"怎么了?"
           "诶?没什么啦。"最高速不等波纹说话,又大声问道,"呐,波纹,你喜欢黑夜吗?"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波纹愣了一下,很快小声却又十分清晰地回答道,"不喜欢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"怎么会?"少女显得十分惊讶,"感觉波纹给人的感觉就像夜空一样,柔和安静,却又十分遥远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波纹很想反问一句,你到底哪只眼睛看到我柔和了。不过她还是忍着了,"那你呢?喜欢晚上吗?"
           最高速轻轻笑了起来,星星般亮晶晶的眼睛霎时明朗了整个天空,"喜欢啊,最喜欢了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"为什么?"
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因为她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"谁知道呢。"最高速如是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貌似不太满意这个答案,波纹扭过头,切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"怎么?生气了?"
           "没有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"嘛,不生气我就告诉你。大概是因为我比较喜欢星星吧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我也喜欢星星啊,可是我不喜欢黑夜。波纹轻轻咬住了下嘴唇,把这句话咽回肚子里。又不太知道该说些什么,可最高速似乎还有些期待自己说下去的样子。沉默了片刻,波纹只好无奈地说道,"这个时间,你也该回家睡觉了吧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"咦?波纹这是在关心我吗?"
           "并没有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"死傲娇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"切"
          最高速忍住了笑,柔声说道,"那我送你回家。"
          和波纹在一起的时候,都会觉得很安心,很熟悉,虽然这孩子有点冷就是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天阴沉沉的,不知何时,星星也隐匿不见,最高速心里暗叫不好,这是要下大暴雨的节奏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 果然,天边响起一到惊雷,随后暴雨倾盆而至。如果现在加速飞回去的话,倒也不会淋多少雨。可最高速却动了别的心思,"波纹,我们到那幢楼下避雨吧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波纹似乎还想反驳,最高速却已经自作主张地降落到了那幢楼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"干嘛不直接飞回去?"波纹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最高速此刻大脑飞速转动,"那个,额,对了,"随即又换上一副气势汹汹地语气说道,"雷雨天不能在天上飞,会被雷劈的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波纹一时语塞,便扭过头,半身懒洋洋地倚在墙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最高速学着她的样子也靠着墙,又安慰说,"暴雨来的突然,去的也快,很快就可以回家了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"嗯,我知道了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波纹仰起头看着雨一滴滴落下,最高速则在看着她的侧脸。最高速甚至有一时刻的恍神。真像啊,她们两个。
          "呐,波纹。"
          "干嘛?"
          "如果遇到危险的话,我就带着你飞走,谁都追不上。"
          "所以,答应我,一定要活下去,两个人一起。"魔女装扮的少女很是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星忆
          和妈妈分开住以后,细波华乃觉得轻松多了,只是生活费有点吃紧。不过,只要不让自己再回那个家,这点困难还是可以解决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简单点说,华乃在酒吧找了一份兼职。放学后去做。工资还算高,那个女老板虽然有点讨厌,不搭理她就行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生活就好了,如果她没有出现过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,刚刚换好工作服的华乃,站在柜台前,礼貌又疏离地打量了几眼闯进的七个人。很明显,看装扮就能知道是社会上的不良少年少女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四个男的衣着华丽,又有些叛逆,总之一副傻样就对了。那三个女的,一个衣着暴露,一个浓妆艳抹,最后走进来的那个女的,年纪要小一点,穿着黑色紧身衣,棕褐色的头发似乎带点自来卷,零散地披在脑后,即使身材娇小,气场却不输给在场的每一个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这都不关自己的事,华乃轻轻将酒放在桌子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刚想走开,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拉住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男的,拽着华乃的手臂,"喂,妹子,一起喝一杯啊。"这话一说完,周围的人都哄得笑炸了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华乃冷冷地扫了一眼他的衣着,全是名牌啊,大概是个有钱的主,心下琢磨着到底要不要揍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 倒是那个女生先说话了,"成君,你放手。谁教你欺负女生的。"嗓门很大,也很有气势,周围的人顿时都不敢笑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这哥们今天脑子似乎有点问题,甚至更紧地抓着华乃,一边挑衅地瞅着那女生,"燕,你有本事就收拾我啊,我可是不满你很久了。"
          被称作燕的女孩子眨了眨星星一样漂亮的大眼睛,拄着腮笑着问道,"怎么?你不服我。"
          "对,我就是不服你。"这哥们貌似过于激动,华乃都能感受到手臂上火辣辣的疼。
         燕抬头,看了看华乃,似乎猜出她的顾虑,便试着说道,"这位同学,你想揍他的话随便,医药费我们自己解决。"
         话音刚落,就听到这哥们的一声惨叫。随即,一拳重重地擂在他脸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 华乃转过身对燕说道,"谢谢。"便走回柜台,继续擦拭着酒杯。
          燕明显没想到会这样,略显吃惊,又马上恢复过来,"你们把他送回家。"于是剩下的五个人便驾着那哥们回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偌大的酒吧里,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,也在一个一个离开, 只有那个叫燕的女孩子没有走。
         正当华乃准备离开时,燕凑到她面前,"你刚才那一拳太帅了。"
          华乃一言不发地继续收拾东西。
         燕又走到面前,"呐,这位同学,我想要一杯橙汁。"
         "对不起,已经到关门的点了。"
         "哦哦,这么晚了,我送你吧,坐我的摩托车。我可是个飙车高手。"燕笑的很可爱。
          "不用了。"
          "嘛,也好,那再见了。"
         "嗯。"
         

笨蛋

        魔女的结界里,散下头发的杏子第一次露出了小女生的样子,疲倦的眼中,连泪光都染上了柔和的色彩,"呐,沙耶加,一个人很孤独的吧,不要紧的哦,我来陪你了。"
        那个喜欢逞强的笨蛋终于拭去眼泪,单纯的笑靥中带着几分倔强,"还说我呢,杏子,你才是个大笨蛋吧。"

夜色(下)

         越千霜摸索着点了一盏灯。 
         祝若笙这才懒懒地掀开被子,胡乱的扎起头发,自己又觉得扎的太难看,给解开了,然后颇有耐心地与一头长发作斗争。
        暖色的灯光映着少女清秀姣好的容颜,许是灯光的衬托,少女竟显出几分妩媚。
        越千霜静坐在床沿上,拄着腮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祝若笙梳头。

        "梳完了吧,快走吧。"越千霜像小孩子一样地扯着祝若笙的衣服。
        "等等,夜间寒凉,你只穿睡衣会着凉的。 "
        "我才不会呢。"
        "总之,先把这个披上。"说着,祝若笙拿出一套自己平时穿的外套,披在越千霜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,祝若笙去厨房端了一大盘越千霜爱吃的点心。越千霜去军营选了两壶好酒。
         "说起来,若笙,我觉着赏月的话,应该选一个视野开阔,又舒适的地方。"越千霜神秘地眨着大眼睛,似有几分期待地瞅着祝若笙。
        "哦?所以,你又想到什么幺蛾子了?"祝若笙轻摇羽扇,抿着嘴,满脸的笑意。
        "身为护国大将军的话,就应当志存高远,赏月也应该在将军阁最高的屋顶上。"
        赏月怎么和护国大将军扯在一起了。话说,故作严肃的千霜还真是萌啊。这样想着,祝若笙淡淡地开口,"越将军还真是胸怀大志啊。请恕我无能上不了那么高的屋顶。"
        "若笙,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叫我千霜就好了。还有,我可以扶着你上去的,我会轻功。"
        看着越千霜一脸的认真,还有小小的失望。祝若笙有些犹豫。
        "若笙是不相信我的本事吗?"
        祝若笙在心里暗暗叹道,这个倔孩子。随即轻轻拉住越千霜的手,附在她耳边,"方才在屋里,千霜挡在我前面,想要保护我的身影,真的很帅气,很可靠。"说着,祝若笙又别过头,"虽然也显得很笨就是了。我啊,怎么可能不相信千霜呢,我一直都在依赖着千霜啊。"
        听闻此言,越千霜当即把酒和点心往祝若笙怀里一塞,揽住祝若笙的肩膀,脚下却在发力。
       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。
        风声骤止,祝若笙再睁开眼时,果然已经站在了屋顶上。果然还是高处的风景比较美啊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两人并排坐在屋顶上,越千霜叫道"怎样?很厉害吧。"
        祝若笙笑了起来,用羽扇拍了拍越千霜的头。
        真是的,这算什么嘛,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微弱的烛光打在二人身上,祝若笙轻轻皱了皱好看的眉,"这样太显眼了,若是被哪个士兵看到,会以为是将军和军师一起发神经的。"
        "那这样如何?"越千霜轻挥衣袖,风起,烛灯骤灭。
        这下,月光无拘无束地照在二人身上。更显得静谧美好。
        祝若笙拿起一块点心,"千霜,你尝尝这个。"越千霜张开嘴,咬住点心,口齿不清地说道,"诶,好吃,好喜欢,这是什么呀?以前没吃过。"
        "这是莲香玉露糕,专门为你留的。"
        "这名字好土啊。"
        "我也这么觉得,就是荷花形状的糕点上洒几粒芝麻而已,祝羽弦就能起出这么个名字,他也真是闲得没谁了。"
        (祝羽弦"啊湫,奇怪,大半夜的谁在说我坏话呢?一定是白永羲那家伙。")
        趁着祝若笙说话的功夫,越千霜又塞了好几块,"不过真的很好吃啊。"
        "是补品哦"祝若笙一脸的似笑非笑。
        "既然是补品我就再多吃几块。"
        "吃多了会死的。"祝若笙依旧慢悠悠的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"噗啊",越千霜差点一口喷出来,"哇啊啊啊,你怎么不早说。"
        "其实,大半夜你打扰我睡觉,我还是怨念颇多的。"祝若笙轻摇羽扇,依旧气定神闲。
        "你你你,也太小心眼了点吧。"
        "嗳,现在你不求我帮你,反倒说我的坏话惹我,罢了罢了,你自己想办法吧。"
        "不要啊,若笙,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死的。"
        "算了,不逗你了,其实,你再吃个百八十个才会死呢。"
        "为什么?"
        "会撑死的啊,"祝若笙抄起羽扇又砸了越千霜的头一下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"你成天黏着我,怎么智商就不见有所提高呢?"
        "因为你总砸我的头啊。"越千霜又气鼓鼓的说道,"你那把羽扇除了做样子以及砸我的头以外就没什么用途了吧。还是快点扔了它好,明明都不让我睡在你身边,却成天抱着羽扇睡觉,这算什么啊,我还比不上一把羽扇重要吗?"
         说着越千霜转过头,独自抄起酒,喝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祝若笙笑着叹了口气,绕到越千霜身后,抱住了她,将脸搁在她的颈窝上,喃喃细语,"千霜生气了吗?"
         "没。"
         怎么看都不像没生气的样子啊。
         "千霜,是我错了,你就原谅我吧。"轻轻蹭着她的后背。
         感觉到后背上又软又暖的触感,越千霜觉得自己装不下去了,怎么可能真的对若笙生气呢,虽然她没少欺负自己就是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总之,不能这么快就妥协。
         "除非你把扇子碎尸万段或者烧成灰,否则我就不原谅你。"
        祝若笙"…………"
        我的宝贝扇子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更紧地抱住了怀中人,"你换个条件怎么样? "
        哼,就知道你舍不得。越千霜转过身会抱住祝若笙,将脑袋埋在她怀里,又去抓她的手。
        "啊,若笙,你的手好冰啊。"
        "是啊,可是千霜的手很暖嘛。"
        "那我给你捂捂。"
        越千霜拉住祝若笙的手,十指相扣,继续埋在祝若笙的怀中。祝若笙腾出一只手轻轻拍着越千霜的肩膀。
        "千霜,终于困了吗?"
        "千霜。"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 这孩子真是的,在这里睡着了,她也很累了吧,还是不要叫醒她吧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 连我也困了吗?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第二天清晨,众士兵惊恐的发现将军和军师一起神秘的失踪了。 焦急的士兵们搜遍了将军阁的每个角落,终于在屋顶上找到了睡得正香的将军和军师。
        她们十指相扣,将军的头埋在军师怀中,军师的长发散盖在自己和将军的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士兵甲"她们睡得好有爱啊,我都不忍心吵醒她们。"
        士兵乙"真闪瞎我的狗眼。"
        士兵丙"完了,我要被掰弯了。"
        士兵丁"太好了,丙你终于弯了,其实我暗恋你很久了。"
     

霜笙甜甜的同人文,夜色(上)

    一轮明月耀天心。
    月色入户,万籁俱寂。
    越千霜早已褪去战衣,只着淡紫色睡衣,头发零散的披在肩上。此刻,她正愣愣地望向窗外。夜,清浅。
    “完全睡不着啊”越千霜吹鼓了一边脸蛋,闷闷地想。刚刚结束一场大战,倒也换来片刻的安宁。可已经习惯了奔波劳苦辛勤奋战大半夜唱军歌的越千霜却再难睡着。
    歪着头瞪了被子片刻,她一把抓起枕头被子,微微提了下睡裙,从窗口跳下,灵巧地翻进另一扇窗子。
    “谁?”祝若笙向来睡眠清浅。
    天色很黑,伸手不见五指,越千霜突然想到一个好玩的法子。
    她不动声色地靠近祝若笙。
    突然,祝若笙发出怪异的声音"啊!谁在掐我的脖子,这手好冰。"
    越千霜愣住,自己是打算吓唬若笙,可自己还没动手呢,又捏捏自己的小手,很暖。
    难道,屋里还有个鬼不成?
    此时,祝若笙又发出一声惨叫。
    越千霜一阵寒颤,却下意识地朝祝若笙跑去。"若笙,若笙"
    两人摔在一起。
    "千霜,你干什么啊?"祝若笙此时声音与刚才大不同,清雅低沉,又带着几分困倦。
     越千霜紧紧抓住祝若笙的手,朝空气大声喊道"有本事就现身啊,敢欺负若笙的家伙,不管是人还是鬼,我越千霜都饶不了你"声音清亮却中气十足。
    "扑哧"祝若笙一时没忍住笑,
     其实她早就猜到来人是越千霜了,不过是想要吓唬吓唬她而已。
    说出实话,千霜会生气的吧。
    "千霜,原来是你故意跑到这来吓唬我。"祝若笙声音中带着笑意。
    "若笙,你怎样,方才谁在袭击你?"
    "我不知是你。故意装样子以求吓走歹人。"祝若笙相当悠然自得地说着谎话,"所以说,千霜,你。。。"
    "哈哈哈,那个,我。"越千霜想要吓唬别人,不想自己却被吓到了,相当郁闷的说。
    又要被若笙责骂了。
    祝若笙却也没有揪着这事不放,反而提起千霜的另一样罪行"半夜三更的,你因何不睡?"
    "我。。。"
    "潜入我房间,意欲何为?"打断越千霜的解释,祝若笙气定神闲地又问了起来。
    感觉这问话有点奇怪啊。
    越千霜也顾不上细想了,总之若笙生气,自己会很惨的。
    "是千霜错了,望姐姐原谅。"
    "哦?你有何错?我竟不知。"
    "我错在,错在,"
    祝若笙此刻还在安静地等越千霜说她哪错了。
    越千霜见对面没声音,便摸着黑,伸手过去。
    皮肤真好,软软的,嫩嫩的,这样想着,又捏了几下。
    祝若笙挥起羽扇,向捏着自己脸的那双手打去。某人的小手飞快躲开。
    "啪"。打在了自己脸上,还挺疼的。。。
    祝若笙愣住了。
    "哈哈哈,若笙,你没,哈哈没事吧,哈哈"越千霜笑的直不起腰"你是打到自己脸了吗?"
    注意到对方捏着自己手的力度突然增加,越千霜才想起来,于是越千霜非常机敏地改口"若笙,内个,这个,这也是我的错,你不用羞,其实,额我也总打到自己的脸什么的,额,哈哈,这很正常嘛。若笙。"
    祝若笙转过头,不再理她。
    "而且,我保证不告诉祝羽弦,冥姐姐也不告诉"某人又淡定的补刀。
    祝若笙脸更黑了。直接倒在床上,"夜已深,越将军还是快回屋就寝的好。"
    用被子闷了半晌以后,又将脑袋探出被子,气鼓鼓地填了一句"恕不远送。"
   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啊。
    太绝情了点吧。
    所以说,
    你咋还没走?

    越千霜俯下身,半躺半靠在祝若笙身上。把蒙着若笙头的被子掀开。伏在若笙耳边"我今天睡不着,我们一起去赏月吧。"
    "真是对不起啊,越将军,我今日身体不便,另邀他人吧。
    "啊?就陪我一起去嘛。
    "……"
     "若笙?"
    对方翻了个身,不再搭理千霜。
    "若笙"
    "阿笙
    "笙笙"
    "姐姐,拜托了。"
    "军师,我们最聪明的军师大人,陪我去好不好?"
    "祝姐姐"
     越千霜歪头想了一下,
    "祝哥哥"
    被子中的少女貌似抖了一下。
    越千霜顿时眉开眼笑,"怎样,感觉祝哥哥的叫法很帅吧。其实我早就想这么叫了"。
    又附在耳边,轻轻地柔柔地甜甜的"祝~哥~哥"被中的少女不再说话。
     "诶?还是不理我,那这样吧。"
    越千霜颇为神秘地又一次凑到祝若笙耳边,唤到"娘~子~"
     只见少女掀开被子,抄起羽扇对准脑袋连拍三下"越将军真是越发不尊重了。"
     然而,越千霜只注意到了少女颤抖的声音,却并未注意到少女红透的耳根。
     "既然你那么想去赏月,我陪你便是。"祝若笙闷闷地说道。